世间难得有人知晓,中国云南某县有座“贪官墓”。墓中人是满清咸丰年间姓许的一个县令,因其贪狠过度而被朝廷裁处,当地百姓为彰其贪以戒众生,特修此墓并高树“贪官碑”,碑文尽书其生平劣迹。
  据考证,此乃华夏大地迄今为止唯一的一块“贪官碑”。
  说来汗颜——首次披露于我们旭氏家族无异是惊天的秘密——碑的主人,就是我旭家的先人。
  难说不是报应,自打碑主人的遗孀携儿女远走他乡漂泊流浪,更“许”为“旭”,延续五代,后辈男丁大多短寿且难得善终,便常常是只落得三代乃至四代寡女人们相伴苦守演绎寂寞岁月。
  而我,是贪官先人的第六代后人。
  由父辈始,旭家男人渐多长寿,旭家女人渐多活寡;由我辈始,旭家尽扫霉晦之气,人财两旺,龙凤呈祥。祸去福至,一种说法是祖父为自己选了一方好陵地,跟大清皇陵在一条风水脉上,自祖父英年蒙难入土于此,经历六六三十六载,旭氏家族苦尽甜来,日益兴旺……如果不是风水先生怕瞎眼睛临时变主意而将陵墓由正位悄悄往下挪了半个穴位,旭家每代至少能出个省长以上的人物;另一种说法是,以祖母为核心的老少三代10寡妇,继承发扬光大前两辈寡妇的优良传统,经动荡,历祸殃,承变革,受炼狱,坚贞不屈,处变不移,善正不改,磨难不悔……惊天地泣鬼神,从而改写旭家命运,福荫后代子孙。
  两种说法难以查考,便只将祖父蒙难之后旭家三代10寡妇饮泪泣血苦守性灵泽育子孙的一段特殊历史下的奇异岁月,一段广为佳话至今流传不衰赢得万千慨叹的凄美故事,如实记述于此,飨有心人见仁见智。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书荒文学】,方便下次阅读 —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