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你快醒醒,你到底怎么了?”
  古色古香的房间内,犹如天籁般的声音响彻,悲悲切切。
  “哥哥?”
  楚狂人在昏迷中,隐隐听到这样的字眼。
  “老子九代单传,家里更是脏乱的连母蚊子都不愿意光顾,哪来的妹妹?”
  “不对!”
  似梦似醒之间。
  楚狂人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
  而且穿越到异界,一个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前生。
  楚狂人是地球,一个标准的宅男,整日窝在家中研究游戏外挂。
  就在前几天。
  他把地球上最火的修仙游戏给破解了,研究出一个抽奖外挂。
  只要有这个外挂,他随时都能在游戏中抽奖。
  什么神兵利器,什么仙丹妙药,对于他的外挂来说,简直是信手拈来。
  悲催的是。
  楚狂人竟然在研究出外挂的同时,由于兴奋过度,突发心肌梗塞,嗝屁了。
  而今生。
  他是青阳县垫底家族的唯一族长继承人。
  可悲的是,他这个继承人,竟然只是一个摆设。
  楚狂人接收到这些消息后,心情无比失落。
  他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这么好运,死了还能成为众多穿越者中的一员,而且还能到异界混个族长继承人当当。
  失落中。
  楚狂人缓缓睁开眼睛。
  立刻被映入眼帘的绝色容颜给吸引。
  眼中。
  是一个面如凝脂,身材饱满,正哭的梨花带雨的绝色女孩。
  “妹妹!?”
  楚狂人确定。
  这就是刚才呼唤他的妹妹,通过记忆得知,她的名字叫楚灵。
  “为什么长得漂亮的都是妹妹,就不能是未婚妻?”
  “哥哥你说什么?”
  正在殷切看着楚狂人的楚灵,猝然听到哥哥奇怪的话语。
  不过楚狂人不给她思考机会。
  他立刻又从记忆中了解到,妹妹竟然不是亲生妹妹。
  是他失踪了三年的便宜老爹,从迷踪山林里捡回来的。
  “既然不是亲生的,嘿嘿,那就是有戏!”
  楚狂人立刻牛逼哄哄的说道:“妹妹,不要急,有什么事,哥哥罩着你!”
  楚灵很意外。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哥哥这样自信过。
  本来叫醒他,也就是想让他带着自己私奔,根本不敢想哥哥,能解决林家上门提亲的麻烦。
  楚灵在思考间,楚狂人也在脑海中毛躁。
  “别以为我不知道,穿越者都会有戒指老爷爷,别躲躲藏藏的了,老爷爷现身吧!”
  三秒钟过去。
  “搞毛线……戒指老爷爷,花仙子,奥特曼,鸣人,蜡笔小新……”
  在心里一个个名字喊过,楚狂人准备开始骂娘了。
  “叮!恭喜宿主,与狂暴抽奖系统绑定!”
  “叮!恭喜宿主,获得新手大礼包,是否开启?”
  楚狂人兴奋无比:“这不是老子设计的修仙游戏外挂吗?
  奶奶的,老子研究的外挂,竟然跟着老子一起穿越了。
  要不要这么爽?”
  一时间。
  楚狂人顿时有种,即将要无敌于天下的睥睨气势。
  “给老子打开这82年的珍藏版大礼包!”
  “恭喜玩家‘楚狂人’,力量提升100%,敏捷提升100%,耐力提升100%,智力提升100%,体质提升100%,悟性提升100%!”
  “叮!恭喜玩家‘楚狂人’,获得黄品高阶武技‘开山掌’!”
  “叮!恭喜玩家‘楚狂人’,获得‘血灵芝’一枚!”
  一连串的系统提示音,鱼贯入耳。
  “哈哈哈……有你在,老子什么都有!”
  楚灵看到哥哥突然发狂,还以为他因为林家上门提亲受了刺激。
  赶紧说道:“哥哥,你别吓我,实在不行,我就嫁给林俊吧,毕竟他们的聘礼是老族长最需要的血灵芝……”
  “等等,你说什么?血灵芝?!”
  听到血灵芝这个词,楚狂人立刻计上心头,对楚灵牛逼哄哄道:“妹妹,跟哥走,去赶走林家那帮傻帽。”
  楚灵还以为哥哥真是受了刺激,赶紧要阻止。
  谁知。
  楚狂人硬是拉着她,径直来到楚家议事厅。
  一进门。
  楚狂人就看到客座上,正坐着翘着二郎腿的林家人。
  林家的大长老坐在首位,其次就是林家的公子,林俊。
  也就是要向楚灵提亲的家伙。
  林俊眼见楚狂人气势汹汹而来,很是差异。
  “这孙子平时见到我,都跟老鼠见猫似的,今天这是吃错了什么药,让他这么风骚?”
  “难道是想在我的未婚妻面前逆袭不成?”
  不过林俊从小就瞧不起楚狂人,而且从小就欺负他。
  此时从座位上站起,指着楚狂人喝道:“放开楚灵,我未婚妻的手,也是你能握的?”
  按照以往。
  楚狂人肯定会马上松手。
  要不然,将会换来林俊的一顿暴打。
  但是。
  这次他显然没有害怕。
  不但没有松开楚灵的手,更是变本加厉,直接将一条胳膊搭在楚灵的肩上。
  还摆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对楚灵说道:“妹子,哥不比那个傻逼帅太多了?你说青阳县的美女们都是什么时候瞎的,竟然会青睐这个傻帽?”
  这句话简直不要太装逼。
  就连一贯稳重的林家大长老,脸上也是挂不住。
  蹭一下从座位上站起,狠狠瞪了楚狂人一眼后,直接将目光瞥向主位上的老族长。
  大有一副威逼意味:“楚家族长,我们可是带着诚意来的,那枚血灵芝你可是收了。”
  老族长被血魄之毒迫害多年,做梦都想要一枚血灵芝。
  就连楚狂人他爹这个青阳县的天才,去迷踪山脉内寻找血灵芝,都是三年未归,生死未卜。
  现在林家主动把血灵芝送上门来了,岂有不要之理?
  要不是碍于林家人还在场,他早就迫不及待的吃下去了。
  意识到现在主动权,还抓在林家人手中。
  老族长面色一沉,对楚狂人道:“不得无理,男女授受不亲,你给我放开楚灵!”
  楚狂人瞪着老族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直接拒绝道:“老子就不松开,看谁能咋滴?”
  “你,你,你莫不是魔怔了?”
  老族长也是第一次见到楚狂人,竟然这般狂傲,一连三个你字出口。
  楚狂人却不给他再说下去的机会,直接指着林家二人喝道:“你们从哪来,给我回哪去,一枚血灵芝就想换走楚灵,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
  在场人顿时面面相觑,谁也没反应过来,楚狂人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二彪子是不是傻了?他把林家拒之门外,没有血灵芝,岂不是要让老族长死在血魄之毒上?”
  楚家大长老的话一出口,二长老紧接着道:“我看,八成这小子受了什么刺激,毕竟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被别人欺负来欺负去,有可能会受精神刺激的。”
  三长老也是有话要说,不过话还没有出口。
  楚狂人手中,就像变戏法一般,出现了一枚冒着血气的灵芝。
  楚家的三位长老,顿时惊呆的长大了嘴巴。
  就连楚家的老族长,此时也是蹭一下站起来,目光中闪烁着无限希冀。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书荒文学】,方便下次阅读 —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