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界俗称苍蓝星。
  这是一个美丽富饶的星球。生活在这里的人类,虽然不能向它的名字那般长生不老,但他们都遵循着一个合理的生存法则。而且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名为“爱”的东西,更让苍蓝星充满了诸多神秘与勃勃生机。
  自从太虚卜筮出苍蓝星是一个充满本命神元的星球时,他撕裂虚空来到了这里。他的到来,以蓬壶、方壶、瀛壶、泰山、华山、衡山、嵩山、恒山这三山五岳为阵眼,布置下了惊世大阵——聚元阵!
  聚元阵的作用便是为他收集本命神元来修炼。与此同时,也为苍蓝星上本不适合人类修炼的本命神元,起到了稀释作用,从而产生了灵气,使得苍蓝星上生存的万事万物,都具备了吸收天地灵气的能力,诞生了无数修炼者人类,同时也诞生了无数因吸收了天地灵气而实力高强的妖兽。
  太虚本意并不是如此,他不想让苍蓝星上的人都能修炼,没想到无意中竟然开启了苍蓝星的修真大时代。无奈之下,他把这一年定为修真纪元年!
  修真纪六年。威州,望燕山。
  望燕山紧邻大海,当地土著人称这片海域为黄海。
  “问天哥,娘叫你吃饭了。”
  听着稚嫩的声音,站在渔船上的问天循声看来。那是一张面容黢黑的五六岁女孩,穿着简朴的粗布麻衣站在沙滩上。女孩脸上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在看到叶问天时便充满了幸福感。
  叶问天没有马上回应,他站在渔船上望着女孩的面容失神了。曾经无数次在午夜梦回时徘徊在脑海中的画面,再一次展现出来。
  他再次回忆起五年前,被混沌洪流卷入其中后的情景。
  他不知道自己在混沌洪流中昏迷了多少年?等他再次睁开眼时,发现已经来到了长生界。
  入眼处是一望无垠的大海。
  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叶问天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婴儿,正躺在冰凉的海面上。而他的身下,赫然是一头体型很小的鲸鱼。
  鲸鱼用宽阔的后背托着他,缓缓朝着岸边游去。不料被打渔归来的渔夫看见,将他从鲸鱼的背上救下来并带回了家。
  叶问天很奇怪,同时也很庆幸。
  他此时变成了婴儿身,好在所有的记忆都在。心中暗忖:“如果记忆丢失,太古前辈托付的重任,可就要付之东流了。”
  很难想象,一个婴儿的身体内,竟然装着一个接近三十岁成年人的记忆!
  被渔夫抱回简陋的家中,叶问天才知道这是一个三口之家,渔夫夫妻二人有一个两岁大的男孩,名叫姜浮生。而且渔夫的妻子此时正怀胎八月,再有两个月就要临盆了。
  没想到的是,叶问天的到来,让渔夫的妻子早产了。
  这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雷鸣电闪中,叶问天在苍蓝星的妹妹姜碧玉降生了。
  虽然姜碧玉是早产,但她很健康、很漂亮,所以渔夫夫妻二人就为她取名碧玉。
  叶问天的到来,姜碧玉的诞生,让渔夫家里变成了五口之家,在望燕山村里也算是人丁兴旺了。这个家里不富裕,但渔夫勤劳肯干,靠打渔让这个家其乐融融,充满了幸福。
  叶问天来到苍蓝星,眼中一切都是美好的。尽管他在成长过程中得知长生界的人类并不能长寿,而且寿命只有一百年,但相比起神界人类三十年的寿命来,他的获得感已经够多了。
  最终寿命问题还是成了叶问天时刻揪心的问题。
  他想如果人类的寿命只有一百岁,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修炼到可以杀死太虚的修为。
  后来他无意中听到有人说:“苍蓝星上很多地方都出现了修炼者!只要这些修炼者的修为达到元丹境,寿命就可以延长到二百岁!”
  听到这样的消息,叶问天心里泛起了嘀咕:“如果自己能修炼到太极境,可以增长多少年寿命?”
  这个问题目前没有人能回答他,因为还没有人能够修炼到这个境界。亦或者,那些修炼大能者往往都是与世无争,普通老百姓根本没有渠道获知其中奥妙。
  但这个消息已经足够了。
  叶问天在神界时,自认为是惊才绝艳之才。更不用说太古在给他醍醐灌顶时,在他的体内封印了一部天级修炼功法《九脉天灵诀》。
  叶问天在三岁那年,凭着对修真一途的超绝领悟,终于把“九脉天灵诀”彻底研究通了。
  根据“九脉天灵诀”的修炼方法得知:修炼一途在突破基础武道九重之后,就是通脉境。通脉境又以通九脉为至尊。能够打通九脉的修炼者,比起普通的修炼者来,犹如天壤之别,通九脉者修炼起来也是一日千里!
  研究通了“九脉天灵诀”后,叶问天在三岁这年已经开始修炼。修炼三年,就在前几天,已然突破武道九重的巅峰境界,只差半步就能臻至通脉经。至于能不能一次性打通九脉,就要等到那个契机,让叶问天亲自来尝试一下了。
  不过这个契机迟迟没有来,叶问天始终没有感觉到有突破的迹象。
  “问天哥,你在发什么呆呢?是不是做梦娶媳妇呢?”姜碧玉眼见叶问天一个劲儿的发呆,俏皮的打趣道。不过在她问出这句话后,稚嫩的小脸上,却充满了警惕,似乎生怕叶问天的回答会让她不满意。
  叶问天被姜碧玉打断思绪,抬起头来笑嘻嘻的看着姜碧玉,挠着后脑勺讪讪道:“小调皮,我才不找媳妇呢,打一辈子光棍儿多好?”
  碧玉似乎对这个回答还算满意,伸出小手招呼叶问天赶紧上岸回家吃饭。
  叶问天的小渔船离海岸至少五丈远,他放下手中的摇桨,背起满载的竹篓,纵身一跃就是七丈,稳稳落在姜碧玉面前。
  “问天哥,你比昨天又长进了,昨天才能跳五丈远,今天能跳七丈了,好耶!”叶问天的进步好像是她自己的荣誉,满脸成就感一览无遗。
  与此同时,姜碧玉伸出小手到叶问天面前,“娘蒸了好多燕儿,什么颜色的都有,我们回去比比,看谁扔的准。”
  叶问天一听说娘在家里“蒸燕儿”,这才想起今天是清明。
  在苍蓝星六年,每年的清明这一天,家家户户都有“蒸燕儿的习俗”。他们用面捏出各种形态的燕子,然后蒸熟,最后用染料上色。五颜六色的面燕儿交给自己的孩子们,由他们扔到内屋的房梁上,或者穿成串挂在墙上,等面燕儿风干以后食用,可以防止痢疾。
  习惯了苍蓝星生活的叶问天,拉起姜碧玉的小手就往家跑。拥有三十岁灵魂的叶问天,也在幸福中真正把自己当成了六岁的孩童,贪婪的不想长大。
  刚刚跑到村口,叶问天陡然停步,眉头紧紧蹙起,登时闻到一股血腥气,村子里更是散发出一股瘆人的死寂。
  叶问天屏气凝神注视着前方。
  姜碧玉不知什么情况,见叶问天突然停下,而且面容上充满谨慎,摇着他的手问:“问天哥,怎么了?”
  叶问天握着姜碧玉的手轻轻一捏,小声说:“碧玉别说话,跟我来!”
  说话间,拉着碧玉踮起脚悄悄往家的方向快步走去。
  他们一路上避避影影,发现村里各家各户都门户洞开,很多村民尸体横七竖八躺在各家门前。那些血腥之气就是从他们身上传来的。
  看到这一幕,姜碧玉吓得呼吸急促、无声哭泣,小手使劲抓着叶问天的胳膊,双脚也像灌了铅似的迈不开步子。
  叶问天将其抄起,夹在胳膊底下,好比容易猫回自己家时,看到地上的两具尸体,登时犹如五雷轰顶。
  姜碧玉更是双腿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地。
  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正是渔夫夫妇二人的尸体。
  他们身上布满了鲜血,而且左胸口上分别有一个血窟窿,看样子是被一把长枪洞穿胸口致死。
  “爹,娘……”
  姜碧玉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猛然挣脱叶问天的手从地上站起身,跑向爹娘的尸体旁边,趴在他们身上失声痛哭。
  毕竟他们养育了叶问天六年,而且用父爱母爱无微不至的呵护过他,从来没有因为他是捡来的而吝啬对待。
  眼见他们的尸体摆在眼前,叶问天双眼模糊了。他猝然仰天放声咆哮:“是谁杀了爹娘,你们给我出来——啊——”
  叶问天双眼通红,脖子上青筋暴起,转动身体寻找着杀人凶手,但入眼处皆是望燕山村村民的尸体。
  “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竟然作出屠村这样遭天谴的罪孽来?!”叶问天歇斯底里咆哮,却没有人能回答他。
  “嗵嗵嗵……”
  房间内陡然传来撞击声,似乎是撞击家具的声音。
  叶问天一步跨出,极速冲进房间,这才发现声音是从家里的榆木柜子传来,似乎有人被在里面。
  从回来时叶问天就发现一个问题,没有发现姜碧玉的哥哥姜浮生的尸体,这说明他一定还活着。
  叶问天迅速打开柜子外边的门闩,被捆住手脚而且堵住嘴巴的姜浮生,猛然从里面撞了出来。
  他跌落在地,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却怒视着叶问天,身体剧烈扭动,嘴巴发出“唔唔”声音,似乎想说什么?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书荒文学】,方便下次阅读 —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